返回首页
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罗浮心

时间:2019-05-11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曾衍东 点击:
彩票126网址 >  罗浮心
  
  岱宗之高四十里,衡山四千一十丈,华山五千仞,恒山三千九百丈,嵩山少室八百六十丈,天台一万八千丈,罗浮三千丈,青城三千六百丈,天目七千五百丈,武夷五百仞,昆仑一万一千里。此盖天地盘礴之势,孕结而成。好奇者不知经几千百人之游历,几千百年之考志。微特高人逸士蜡屐支筇,探幽而寻胜,即深闺名媛,未尝不开卷卧游,时怦怦动于中,而不能恝然置也。
  
  湘陵熊孝泉,少负奇气,读书略识大意。家素封,不求名达,恣情山水。出则搜罗岩谷,入则参订方舆,因镌印章曰“有名山美女癣”。
  
  一年游西湖灵隐寺,僧寮几上,一庋笔物,非金非石,五彩相宣。熊见而爱之,问所自来。僧谓得之山中古冢旁,土剥蚀满,刷而新之,宝莫能名。熊愿以金易,僧喜。熊得之,置斋头,日夕抚玩。高不二寸,周不完规,重不逾两,而洞壑崇峦,层见叠出,不可胜数。谛观三月,难穷其奥境。雕以檀坐,贮之锦囊,若匹夫怀盈尺之壁,鲛人获径寸之珠,竟不令他人见。
  
  会当月夕,有款户声。熊启视,则嫣然一女子入,华妆妙丽,婉而多风,笑谓熊曰:“劫坟贼今得之矣。”熊悦其美,戏曰:“从未见夤夜入室,反诬良人为盗者。”女曰:“汝怀中者,是吾旧家物。”熊白其无。女乃取诸袖,曰:“此一品非耶?”熊错愕,捉襟已失,遂与女争辩为己物。女曰:“诚如君言,此物何名?”熊不能名。女曰:“吾固知之也。此名‘小罗浮’,中有四百名峰,历历可指,请以验之。”女于灯前按迹而稽,若者为“铁桥”,为“老人”,为“大、小旗”诸峰,“通天”、“朱明”各洞,皆毫厘可认,直如问道素经。熊狂喜,以为得遇真赏,挽女入坐。女曰:“失而得之,不幸之幸。”囊裳欲去。熊曳女裙,不令出。女曰:“君欲我投璧而返,我则欲君完璧而归。君既不忍舍此,我又安能割爱耶?”熊曰:“卿留此,与不穀同好,何如?”女曰: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将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?”熊曰:“石不能言,花如解语,皆我所欲也,无一可去。”遂抱入帏,相与狎。问女名,曰:“朝霞。”自此每夕必至,宛如夫妇。有时谈论诗文,间及游览。凡熊昔日所历之境界,尽为霞今日所言之陈迹。两人无事,指点其风雨合离之状。熊曰:“人心之不同,如其面然,物何独异?倘抱此区区,遂谓与勾漏遗迹若合符契,正恐此山真面目,又未必如斯耳。”女曰:“君言诚是也。所谓徒有胜情,恨无情具。”熊曰:“是不难。海上游蓄心已久,卿如有志,当作仙侣同舟。”女应之。
  
  买舟入粤,十日抵广州境,去罗浮尚三百里。南望一抹黛痕,弯如新月。女曰:“此增城飞云顶也。”熊不之信,询舟师,诚然。抵增,篮舆入山。日暮至梅花村,宿卖酒田。是夜月明,熊与女凭栏远眺,遥见两山蜿蜒,青翠插天。晨起迤逦前进,观夫星坛天成,石鉴圆洁,湖韫冰玉,竹产茏葱。奏清音于乐地,耀寒光于丹灶,而文禽异卉,交错如锦绣,诚可谓此外无奇。群峰壁立,石楼倚汉,铁桥横空,势凭天倪,影侵溟渤。郭之美之图传,良非虚语,而神在阿堵之间,更无间然矣。女喟然曰:“自有宇宙,便有此山;自有吾生,便忆此山。游踪客迹,登此山、坐此石者,何可胜道!百年之中,谁复能料此身之登此山、坐此石。即百年之后,又乌能料有知之魂魄,犹登此山、坐此石哉。”言已泣下,谓熊曰:“妾有罗浮癖。生前以未到此山,成恨而死。迄今百五十年,始得与君竟了夙缘。我将别矣。”
  
  熊方欲语,女忽颓然,发秃肌黄,身缩如茧,杳杳而灭。熊惊,急探袖中,已化数点杜鹃红泪,斑斑如渍而已。
  
  噫!熊之好,女之病也。癖之于人甚矣,独熊也乎哉!熊有六言三绝云:
  
  蝴蝶飞来栩栩,梅花开后沉沉。香阁无缘览胜,芳魂何幸登临。
  
  丹灶仙翁葛令,西湖贤守坡公。心在桃源洞里,人归飞瀑岩中。
  
  危石深林鸟道,小桥流水人家。梵宇声沉暮霭,天风吹散朝霞。
  
  (又与《情史·化石人》同一窠臼,而胸罗青翠,离合风雨,更有奇致出尘。)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返回首页